我是卡琳OWO
來自港家,所以都發繁體字w

全職主吃韓葉喻黃周翔、莫橙王柔邱喬也吃
 
 

明天港家RG15會在Y27,歡迎大家來玩XD 兩份無料在場後會在這邊放出w

04 Apr 2015

[真遙] FOR.10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剩下的部份只收錄於本子, 詳情可見本家宣傳頁: 
    http://starryocean.blog.fc2.com/blog-entry-65.html

- 本子目前還有餘本, 有需要可私信


都可以請向下拉


==================================

即使你不在乎我,只要你一聲呼喚,我便會回應你。

潔淨的公寓,只有最低限度的傢俱,比起「家」,更給人一種旅館的感覺。...

 
28 Oct 2014

[真遙] FOR.09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

愛是世上最純潔,但又最黑暗的感情。
為了所愛之人,我們可以跟眼前的事物舉刀相向,也可能因而損命。
曾有人說愛的相反詞並不是恨,恨只是愛的一體兩面而已。
所謂愛,就是最純粹的感情,純粹而沉重。

「真難得呢,你居然會自動來找我。」
「在他回復記憶前,不要再讓他接觸這邊的世界了。」
「那算是,你對他的贖罪嗎?」
沒有理會男人的問句,遙就這麼退出了房間。
他很少會出現在組織高層的辦公室,頂多是會出席大型任務的會議而已,
這種反常的行動,從來都只為一個人而...

 
23 Oct 2014

[真遙] FOR.08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只會再多更2回,剩下的部份只會收錄在本子


都可以請向下拉


===================

最遙遠的距離,不是愛著某人而對方懵然不知,
而是你站在他面前,發現他成了一個陌生的他。

睜開眼睛,視線模糊得只看見幾片色塊,身體沉重得有如灌了鉛般,
好幾次眨眼後,總算是看清了周遭的環境。
冰冷的白,冷清的空間,讓他不自覺想起死亡的恐懼,
不安地左右張望,忽然發現左手傳向來的暖意,令他安定下來。

緊握著他左手,伏在病床上淺睡的,是遙,只是跟他記憶的的遙好像有點不太相同,
體型更修長,輪廓更...

 
21 Oct 2014

[真遙] FOR.07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


周遭滿佈硝煙與血的氣味,即使是再輕微的動作,腹部的傷口都痛得讓他快要昏過去。
真琴知道,自己已經失血過多了,再過不久便會進去休克的狀態,
咬緊牙關強忍痛楚,他稍稍挪動身體,喚住了對四周警戒中的澟。
「這個,替我交給遙吧。」

「不准死,你還有說話要跟那傢伙說的吧?」
澟隱約感覺到不安,因為真琴的這番話總有種樂意接受死亡的感覺,
這跟以往抗拒死亡的反應實在是相差太大了。
可他還是收下了,但仍不忘補上一句,不准他擅自死去的說話。

真琴回應他的,是一抹...

 
09 Oct 2014

[真遙] FOR.06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


愛的形式很多,有人說愛是給予所有、也有人說是相伴在旁,
但相同的是,把所愛之人放在首位。
但有時過於強烈的愛,卻讓我們莫視其他的一切,
而這種愛,亦不一定是所愛之人期主的,愛的形式。

沒有選擇其他組別所尋找的,各種適合躲避的安全屋,
真琴跟澟反而選了調查組織安排給九重的實驗場所兼住所,
那是離總部所在的城市有點遠,偏僻小鎮內的大宅。

真琴站在大宅跟前抬頭一看,大宅披著歲月的痕跡,仿佛說著既往的繁華也只是泡影而已,
小心翼翼的打開大門,內部並沒有如外...

 
18 Sep 2014

[真遙] FOR.05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世界上最不了解你的,並非那麼素未謀面的人,而是自己。
往往在面對最為重要的事物時總是無法坦率,
在將要失去之際,才驚覺是無可取締。

「出動整個組就只是為了找一個人?這也太誇張了吧?」
「她曾經是組織裡的人,在十多年前失蹤了。」
「代號是九重,讀心能力研究人?」
「她失蹤時懷了孩子,遺失了的機密資料很有可能在那孩子身上。」

退出了會議室,澟有點訝異於真琴一直看著手上的資料,都快要盯出一個洞來了。
雖然出動整個行動組去尋找沒有任何描述的機密資料讓人摸不著頭腦,
但真琴的反常更為讓...

12 Sep 2014

[真遙] FOR.04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小孩子獨有的,未成型的聲音在哭喊,
眼前的血泊浸蝕倒下的一個個軀體,宛如血海。
在悲痛得將要瘋狂的瞬間,他立誓要手刃立於眼前的,茶髮綠眼的死神。
在讓孩子失去意識之際,真琴阻止了想要不留活口的部下,
揮手下令清理班處理現場,他抱起了昏迷不醒的身軀。

「孩子只要不沾血,都是無辜的。」

憑著這一句,真琴讓向來不留活口為旨組織無話可說,
但代價是,他將會成床千千萬萬個孩子發誓手刃的對象。
他的笑容溫和絢爛,手卻沾滿鮮血,但他不悔。

真琴從來不需要後悔當天加入組織的決定,
因為哪怕是父母,也沒有發現到...

 
02 Sep 2014

[真遙] FOR‧03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 上圖是 @S.W.G.天君 最近回歸 逆裁 了 曾畫給我的真琴,超捧的>w<

都可以請向下拉


先是輕輕「咔」的一聲,再來是沉重的倒地聲,隨後房間隨即回歸寂靜。
站在門外的澟沒有如訓練所教導的,立馬進房間清理所有的証據,
一方面是因為他知道真琴會做得很完美,另一方面是…在這時間能接觸真琴的只有一個人。
看著他走出門外那個異常冷靜的表情就知道,那傢伙還是在勉強自己。

「快走吧,接下來的我來就好。」

真琴還是一言不發,只是加快的...

 
25 Aug 2014

[真遙] FOR‧02

- 特務PARO
- 遙、渚跟怜是諜報課,真琴跟澟是行動組 
都可以請向下拉



「遙。」

遙經常在想,他也許這一輩子也忘不了那天的真琴,
活像是對最珍貴的事物能夠失而復得,難以置信之餘,又生怕只是幻覺的眼神。
就這一個眼神,一聲的呼喚,留住了原本想要逃開的他。

那是在他接下這份工作後,在外地休假時遇上真琴的事。
沒能逃開的他,選擇了跟真琴坦白他獨自離開的原因,
即使知道不應該,但他更清楚,他沒辦法騙真琴。
並非因為真琴能輕易看出他在說謊,而是他沒辦法對真琴說謊,哪怕只是善意的謊言。

遙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一直跟祖母生活,這是認識他的人都知道的事,
一直以為父母是意外去世的遙,在...

 
23 Aug 2014
1 2
© 星爍海濤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