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卡琳OWO
來自港家,所以都發繁體字w

全職主吃韓葉喻黃周翔、莫橙王柔邱喬也吃
 
 

韓葉 婚日

- 送給親友 @為全職瘋狂----雅欣  @呆萌槍王二貨翔☆來繞翔♂一周 的韓葉結婚文

- 不會取名所以就意思一下XD

- 很沒頭沒腦, 請用輕鬆的心情去閱讀

- 沒有肉啦我不會寫 ((喂

都可以請向下拉

==============================



    葉修看著鏡中的自己,多虧了韓文清的努力,他的生活比以前更規律,看上去比以往精神多了。韓文清看起來雖是鐵踭踭的硬漢子,可是料理生活更比葉修要擅長得多,瑣碎繁複的家務事也難不到他。這讓葉修大跌眼鏡,差點溜出一句:「老韓,你可以嫁人了。」。

 

    不過也多虧了韓文清這種跟外表完全相反的細心,他們的婚禮才能安排妥當。例如房間現在裝飾著沒有主花的米白花束,雖然相較平凡,但更有葉修的風格。

 

    雖然嘴上說著婚禮都交給韓文清安排,但說葉修不在意那也是騙人的。同行十年,由一開始只能把心思深藏心中、相互告白走在一起、受到職業選手群的祝福,到現在得到雙方家人的認同後舉行這個婚禮,正因為這份感情得來不易,所以葉修更為著緊。

 

 

    「葉修?」

 

    韓文清一進休息室,便看到自家戀人像是定了格般盯著一旁的花束,深明葉修一旦思考便會留意不到身邊同遭的事,呼喚對方比較實際一點。葉修回過神時,一面迷惑的看向韓文清,沒意識到自己剛剛就這樣站著放空了,他發呆的樣子讓韓文清低低的笑了,伸手理了一下葉修已經足夠整齊的領結。

 

    「在緊張?」

    「怎麼會,哥什麼場面沒看過。」

    「讓你拿著板子拍照時就是了。」

 

    韓文清說的,是他們拍結婚照時,蘇沐橙拿出兩個寫上「His」的板子時的事。聽說近年來情侣拍結婚照也喜歡舉著這樣的板子,不過要葉修拿著板子站在大街前時,對方一瞬間手足無措的表情還是令韓文清不禁失笑。

 

    「老韓,說好不提的。」

    「那你也別提誰要穿婚紗的事。」

 

    葉修噗哧一笑,在籌備婚禮時,他堅持不會穿婚紗,要穿就讓韓文清穿。雖然誰也沒有認真,可葉修多提了,讓韓文清有一夜被自己穿著婚紗跟葉修結婚的惡夢嚇出一身冷汗,葉修知道後動不動就拿要這事笑話對方。葉修笑了好一會後,終於在韓文清的眼神中止住了笑意,輕輕握住那雙略顯粗糙的手,閉上眼貼上對方的額,韓文清會在這時候找他,不單是知道自己會緊張,也是止不住自己的緊張吧。

 

    「老韓,待會見。」

    「嗯,待會見。」

 

 

    卡農曲在小教堂中響起,韓文清站在紅毯的盡頭等著,儘管他們兩人結婚的決定很觸目,但對兩人而言,這場婚禮只要有親朋好友見証就足夠了。今天坐在這裡的人,都是見証著他們人生的人,大部份還見証他們一同前進十年,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人。

 

    橡木大門躺開,一道白色的身影步出,葉修本來長得不賴,在筆挻的西裝襯托下更是突顯了這一點。葉修看似一臉輕鬆從紅毯盡頭走來,但蘇沐橙沒錯過他那挻得比平日要直的腰板。韓文清也看到這一點,臉上因為緊張而緊繃的表情緩緩地放鬆下來,什至勾起了一個不易察覺的笑容。

 

    不知道過了一分鐘還是一年,葉修走到聖壇跟前,跟韓文清並肩看著臉前的張新杰,找張新杰作証婚人,不單是因為人家是聯盟第一牧師,他更是韓文清絕對信任的同伴,也絕對勝任這頂工作。

 

 

    「我韓文清,接受你葉修作為我的伴侶,無論在榮耀中是勝是敗,生活是好是壞,我都願意跟你相愛相守。」

 

    韓文清看了葉修一眼,眼底盡是不易察覺的柔情,他們共同走過了十年,有光輝的日子,也有過煩惱的時候,無論是好是壞,十年都過了,一輩子又有多難呢?葉修回望韓文清,這十年足夠他們看清對方,他們是戀人,也是死敵。但在這份感情跟前,勝負一點也不重要,他眼中也是一片笑意,重複著這段他們共同撰寫的誓詞。

 

    「我葉修,接受你韓文清作為我的伴侶,無論在榮耀中是勝是敗,生活是好是壞,我都願意跟你相愛相守。」

 

    唸完誓詞,他們為對方戴上指環,在場不少人一看就知道,兩人的指環是仿照聯賽的冠軍指環訂做的,不同的是,指環鑲上一顆鴿血紅寶,深紅的光輝宛如燃燒中的火焰,也如他們對榮耀,對對方的愛,不曾滅熄。

 

    他們在眾人的見証下輕輕一吻,然後再一次額貼額。

 

    「一如既往?」葉修問。

    「一如既往。」韓文清回。

 

    一如既往的愛你。

 

||Fin‧完||

08 Nov 2014
 
评论(6)
 
热度(34)
© 星爍海濤 | Powered by LOFTER